当前位置:首页 > 城云露 > 正文

互联网消费金融ABS有望回暖 美团、京东已发行多款消费贷ABS产品

摘要: 来源:华夏时报 本报记者付乐 冉学东 北京报道 近日,美团、京东多款消费贷ABS产品启动发行。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

互联网消费金融ABS有望回暖 美团、京东已发行多款消费贷ABS产品

  来源:华夏时报

  本报记者付乐 冉学东 北京报道

  近日,美团、京东多款消费贷ABS产品启动发行。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暂停新增发行近几个月后有望出现回暖。

  6月7日,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年初沪深两地交易所停发消费贷ABS,一些机构的融资渠道因此受限,或寻求其他补充资本的方式。”

  她表示,打通多元化融资渠道是一种未雨绸缪的举动,在某类融资渠道遇冷时更是如此。遇冷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宏观环境的影响,例如政策收紧、疫情等。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市场信心不足,对其中的信用风险保持谨慎态度。

  多款产品“上新”

  近两个月,美团、京东等平台的多款消费贷ABS产品启动发行。

  中国资产证券化网(CNABS)显示,美团旗下的“中金-美好生活1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起息日为5月17日,首次偿付日为6月30日,法定到期日为2027年5月17日。另一款产品“招证-美满生意2022年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起息日为5月11日,首次偿付日为6月30日,法定到期日为2027年5月26日。

  上交所公司债券项目信息平台显示,“招证-美满生意2022年1-20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的更新日期为2022年4月6日,项目状态显示为“通过”,拟发行金额为30亿元。另有“招证-美满生意2022年2期1-20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中金-美好生活2022年1-20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ABS项目状态均为“已反馈”,更新日期分别为2022年5月25日、5月24日。

  此外,京东旗下的“东道七号8期京东白条应收账款债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金额10亿元,起息日为5月24日,法定到期日为2024年5月24日。另一款产品“东道七号6期京东白条应收账款债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金额10亿元,起息日为5月20日,法定到期日为2024年5月20日。

  值得注意的是,近几个月以来,只有个别互联网平台新增发行了ABS产品。

  此前,沪深两地交易所对互联网平台公司窗口指导,暂停了互联网公司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新增发行。按照监管要求,存量ABS产品到期后,可以置换相应额度,但不再放行新增额度。

  某互联网金融平台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去年12月左右接到的窗口指导,具体什么时候恢复还没有明确指示。”

  从发起机构来看,消费类ABS的发行主体以互联网小贷平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银行居多。其中,互联网小贷平台是消费贷ABS的发行主力。

  作为非银金融机构,互联网小贷平台不能吸纳公众存款,可以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ABS)等方式对外融资。而ABS产品在降低融资成本的同时,也能调整资本结构,有利于机构实现轻资产运营。不难看出,未来互联网小贷平台对发行ABS的需求依旧旺盛。

  多元化融资渠道

  去年5月,蚂蚁180亿ABS终止发行。在防风险的大背景下,消费金融业务监管总体趋严。再加上受疫情影响,可供发行的场景资产减少。今年以来,互联网消费金融ABS发行放缓。

  一直以来,互联网巨头、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信托公司相继发行了ABS,但从整体消费金融ABS发行量来看,今年较上年呈现出下降趋势。2021年消费类ABS产品共发行132只,发行规模共计1408.58亿元,同比下降近48%。

  除了互联网平台,今年消费金融公司在资金渠道上同样承压。2021年捷信消金、兴业消金、湖北消金、杭银消金、中邮消金、马上消金等5家消费金融公司,发行ABS共计134.35亿元。2020年全年消费金融公司ABS发行总量为123.65亿元。而今年只有两家消费金融公司发行了近30亿ABS,和此前相比,消费金融机构的ABS发行呈现出一定的放缓迹象。

  扩融方面,今年以来,中原消费金融获批发行20亿金融债。平安消金、锦程消金和小米消金获得银团贷款累计近20亿元。此前,也有消费金融公司尝试二级资本债。记者不完全统计,30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共有19家机构具有同业拆借资质,14家获批发行ABS,8家获批发行金融债券,9家能够进行银团贷款。业内普遍认为,融资渠道多元化有利于消费金融公司根据自身业务匹配更适合的融资方式。

  “打通多元化融资渠道是一种未雨绸缪的举动,在某类融资渠道遇冷时更是如此。遇冷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宏观环境的影响,例如政策收紧、疫情等。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市场信心不足,对其中的信用风险保持谨慎态度。”苏筱芮表示。

  她指出,从过往情况来看,ABS、金融债等是此类机构进行补血的常用手段。从申请门槛来看,金融债相对资产证券化业务而言难度更高,获得发行资质的机构数量也会更少。从融资成本来看,由于能够获得金融债发行资质的机构更少、难度更高,融资成本相较ABS而言也会更低。

发表评论